梅坞寻茶

帐号找不回来!!和@短鹤是同一人!
心上人→@梅酒泡茶。

这是我自我幻想出来的红姐和锁妈相遇的情景,红姐是中心。

是前篇,因为写不完,而且自我感觉ooc了。

如果你还是要点开并决定阅读的话,谢谢!

 

 

 

 

Geburah的脾气很不好,大家都知道为什么。

 

Chesed曾经说有些时候真的有些搞不懂一个女孩的性格为什么会如此暴躁,她甚至听不进一句好言相劝。说句实在话,连Tiphereth第一次见识到Geburah发狂时都被吓的愣了好一阵。可Geburah从来不在意这些,她只管教训自己的员工别像其它部门那样软弱,似乎管理情绪从来没有被她放进该考虑的事情当中。

 

“我可没义务向那群软蛋解释什么,有必要吗?”

 

手中紧握的武器上熟悉的触感,刚好的分量,Geburah把自己的理智全部交给挥动的武器。怪物就在自己面前,发出令人倍感焦躁的声音,好像不知疼痛的不断前进。她已经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到底如何了。

杀了它们,把它们斩断,切碎,让它们承受我的痛苦!

 

这种无节制的攻击发力对于一台机器来说并不是什么好的方案,很快,连Geburah自己都能感受到浑身上下都有严重的不适。Chesed赶过来了,但是没法阻止什么,只能站在原地看着Geburah不顾一切的虐杀,然后Tiphereth也来了,有个人陪Chesed一同摆出那副震惊的表情。Geburah觉得很可笑,尤其是面对他们发愣的表情,那种奇怪的模样,简直是蠢蛋的专有表情。

 

谁都没法再阻止Geburah的行动,Tiphereth很快就走了,回来时面对Geburah愤怒的就换了个人。高跟鞋的鞋跟与地面相触,不熟悉的哒哒声猛地敲醒了Geburah。据她所知的整个公司,似乎只有她一个人穿着高跟鞋——Hod和Malkuth向来喜爱皮鞋。

如果不是Hod和Malkuth,还有谁会被叫来“安抚”自己?Geburah感到可笑,听着身后越发接近的脚步声一点根本不打算回头看一眼。

 

声音突然停止了,在Geburah身后有一小段距离的地方。这样的距离感让Geburah确定了,来人也不过是个胆小的蠢货。带着嘲笑,或许说来更接近讽刺的心情,她回过身去看了一眼。

 

是一张熟悉的脸,看清人的第一眼Geburah的呼吸停滞了,紧接着是愤怒,她能感觉到自己怒火叫嚣着再一次要喷发出来。虽然这张面孔变得平静了很多,但这幅模样在Geburah眼里仍旧是那么令人忍不住发怒。她又一次拾起武器,直直指向面前的人一言不发的瞪着。站在一边的Chesed甚至受到了一点点小小的惊吓,在Geburah再一次发怒之前,他还得尽力去安抚她。Tiphereth也稍稍反应了过来,他看了看Chesed,又一次走到Geburah边上提醒。

 

“Geburah,您的机体已经损坏了百分之三十以上的零件,建议您中止现在的行为。在这之后,还需要Binah带您修……”

到最后一点的时候Tiphereth闭上了嘴巴,虽然他已经尽力用最温和的语气提醒了,可仍然逃不过被Geburah瞪上一眼。Binah被刀指着什么也没做,甚至露出了看戏似的表情。气氛被拉到了最低,在场的人相互之间保持的尴尬。

 

“唉……我本不想来看望你这个不懂事的盒子的。”Binah打碎了凝固的气氛,抵着刀尖把刀撇向一边:“我知道你没力气挥动它,装样子可不是你的风格。收起来吧,真是丢人的主意。”

 

Chesed在那一刻好像听见随着尴尬气氛一起碎裂的Geburah的理智。他和Tiphereth一样是做和事佬来的,没必要在二次战场上晃悠。他把Tiphereth拉了过来,试着再一次平静这个暴脾气的姑娘。

尝试着写了一下uf的双g冷战如何结束的情景!


gaster连续不停工作的第四天,grillby终于忍不住来主动找他了。实验室里不太整洁但是很安静,能轻轻楚楚的听见gaster肚子饿的声音。grillby的视力很好,在没有惊动博士的距离外能够很好的看清他大眼眶底下黑乎乎的一片。

见此情景说不生气那是完全不可能的,再加上他们还在冷战中,一股无名火跟着冒了出来。

“gaster!”grillby尽量压住了一点火气,用稍大的音量喊了一声,对方抬头也就瞟了他一眼,又低头重新回到自己的工作上——事实上他不用赶这么紧,毕竟他的效率一直很高。这样的反应让grillby更生气了一点,他迈步准备强行把自己的臭脾气博士拉出工作。

“哦我天!”grillby发出一声尖叫引得gaster不得不又一次看向他。自己那位不大严肃的恋人捂着头就直直的躺在实验室的地板上,捂着后脑勺,漂亮的尖头皮鞋下边还粘着一小点粘液。这副狼狈的样子弄的一向没有好脸色的骷髅博士开始毫无形象的大笑。火先生捂着头慢慢坐起来,鼓着腮看向他“你这地方真乱——我说,不准备放下工作陪我一会儿?”

“你要是想,当然可以。我想我可以气消了。四天,我记得四天前有个家伙说四年不理我都行?”他调侃着伸手拉起被自己打了脸的恋人,笑的起劲。grillby耸耸肩,顺势揽上对方的腰歪头蹭了蹭。

‘到晚上你就笑不出来了。’

冷战结束真好啊。